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

孩子未來的工作環境

再見,平庸世代—你在未來經濟裡的位子


柯文第一句話就說:「未來的兩種命運,你選哪一種?」
佛里曼、柯文、盧正昕的論述都很明確,在科技與創新的世代,過去所謂的「中產階級」的好日子已經結束。

未來兩種人:
在地工作或活躍全球舞台

科技經濟的世代,大量中階工作被電腦取代,新世代的勞工必須要有「特殊、電腦不能取代的價值」,因為世界上的工作,真的只剩下相對少數「global」的頂尖高薪,以及大量「local」的低薪工作了。

柯文在《再見,平庸世代》指出:「找不到工作的年輕人比比皆是,即使有幸找到工作,薪水也節節下滑。今天,通膨調整後的(美國)高中畢業生薪資,比○一年少了一一%,大學畢業生也少了五%。」「遺憾的是,即使經濟蕭條早在○九年已經結束,但是年輕人的工作機會還是越來越少。」

柯文指出「勞動市場兩極化」的現象,一頭是前瞻、國際化的高薪工作;另一端則是勉強餬口、低薪的基層工作,而中產階級將會逐漸凋零。
柯文指出,美國在○八年之後的不景氣期間,消失的工作有高達六○%是所謂的「中薪」職業,而在景氣回復期間,就業市場回補的工作又是什麼?其中有七三%是「低薪」工作,也就是時薪十三.五二美元或更低的工作。柯文特別強調,不光是美國,在多數已開發國家都有「高薪工作增加、低薪又辛苦的爛工作同樣增加,中薪工作則大量減少」的現象。

韓國》
九五%年輕人都會變派遣工

韓國經濟學者禹皙熏與社會運動家朴權一,在○七年出版《88萬韓圜世代》,描述韓國經濟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雖然復甦,卻出現財團化加劇、中產階級工作流失、貧富差距惡化、青年就業劇減的問題,即使在○七年景氣復甦的高峰期,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也只有四八%,根據《88萬韓圜世代》的估計,韓國年輕人只有五%能從事公務員或進入穩定大企業工作,其餘九五%將會是計時、臨時、派遣工。

柯文在《再見,平庸世代》斷言,未來的世界將有一五%的人極其富有,另外八五%則面臨薪水停滯或下滑的生活,只是有更多機會享受便宜的娛樂消費。在中層工作大量被電腦取代的大趨勢下,不論是國家、企業或個人,都必須在兩極化的勞動市場中做出抉擇,往八五%靠攏,就要認命於二十二K的宿命。


台灣要擺脫二十二K的夢魘,就必須深刻思考擠進一五%的「global」領域的戰略,這個領域必須善用最新的電腦科技、必須在全球化的市場占有一席之地、必須引進全球最頂尖的人才與技術、必須打造一大群世界第一流的企業,才是擺脫二十二K宿命的真正藥方,現有的這些「調高基本工資」、「加薪四法」等,還是在八五%的思惟裡面打轉,其實只是騙騙選民的安慰劑。

截錄至網路文章

面對孩子犯錯,你可以這樣做